亚博正式官网 首页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民间故事 > 正文

盐袋子的传说

来源:亚博正式官网网时间:2016-12-30 13:55:03

相传很久以前,在般阳县城城西,有一个叫朱有福,他家里常年雇着六七名长工,其中有一个小长工专门放羊。小长工父母死得早,没有给他留下名字,人们见他从小放羊,加之他本姓王,于是送给他一个绰号叫王羊倌。王羊倌觉得这个名字不错,大小是个“官”,管着百十号羊,觉得挺高兴。

王羊倌聪明伶俐,虽说没念过书,不识字,但从其他长工短工那里听到不少故事,悟出了不少道理,增长了不少见识和智慧。他遇事肯动脑子,做事干净利索,显得精明老练,一心想做个中杀富济贫、打抱不平、为民除害的侠客。

羊

随着时光的流逝,王羊倌渐渐长大。由于他勤快、爱动脑子,他放的羊上膘快,繁殖得多,时常得到东家朱有福的奖赏。为了让羊多吃草、肥得快,他发明了啖羊法。啖羊就是给羊开胃,放养人把盐撒在地上,让羊舔食,以增加羊的食欲,增强羊的体质,促使羊上膘。

他啖羊是选野草旺盛、离开水源的地方,先让羊吃个大半饱,然后把盐撒在石板上,羊一看见盐就争相舔食,由于口渴喝不到水,羊就拼命地吃草。这样一来,羊吃草多,肥得就快,抗病力也强。

王羊倌为了啖羊,腰上总是别着个装盐的袋子。每逢阴天下雨之前,腰上的盐袋子就潮乎乎、湿漉漉的。一遇上这种情况,王羊倌就带上防雨的蓑衣,就近放羊。因此,他从没淋过雨。后来他还能根据盐袋子的返潮程度,判断下大雨还是下小雨,头午下还是下午下,甚至连下雨时刮不刮风都摸索个八九不离十。

这样一到下雨前,他就告诉长工们,让他们带好雨具,避免淋雨。

有一天,王羊倌看见打下的满场麦粒,急切地告诉东家说:“天过不了晌午头就有大风暴雨,得赶快把麦子收起来。”朱有福抬头看了看天,只见晴空万里,阳光灿烂,根本不像有雨的样子,一点也不相信。但长工们劝道:

“东家,王羊倌真会看天,他说有雨就准会下雨。”大家七嘴八舌,纷纷劝说朱有福。朱有福这才半信半疑地说:“得,听他这一回,不过天要是不下雨,我可罚王羊倌五天工钱。要是说准了,中午开斋,馒头就鸡蛋。”大伙齐忙活,刚把麦子收进仓,果然就刮起了几十年未见的飓风,随后暴雨倾盆而下,直灌得沟满壕平。南关张员外、北村高财主因风大雨急,一季的麦子冲了个精光,连急带淋害了一场大病,差点送了命。朱有福为自家麦子颗粒无损暗自高兴,不由自主地唱起了二黄。此后朱有福安排农活时,总是试探着问一下王羊倌,王羊倌先是下意识地摸一摸腰间的盐袋子,再装模做样地掐掐指头,看看天,说得十有九准令朱有福刮目相看。

这年般阳县太爷六十大寿,一个月前就把请帖发给了各地的财主豪绅。生日这天,财主豪绅们都不示弱,各自带着精心准备的厚礼,前往祝寿。酒席间个个借着酒兴吹嘘自己。有的吹自己怎么富有,有的吹自己怎么有本事,还有的说给县太爷送的礼怎么值钱……朱有福实在沉不住气了,又加上多喝了几杯咳了咳嗓子,瞪着喝红的眼睛,高声说道:“我朱某不才,倒是能掐会算,就连老天爷几时下雨,下大雨还是下小雨,下雨时刮南风还是刮北风,都无一不准,不信问问张员外、高大人我朱某看天干活,连放的羊都没淋回雨。”张高二人早有所闻,连连称:“是是是,今年夏天收的麦子,人家的一粒也没淋着,俺两家的冲了个精光。”县太爷听了也夸奖了几句,并破例陪朱有福喝了两大杯酒。

散席后,县太爷乘着酒兴,拿着礼单对着寿礼数了一遍又一遍,三更天了才迷迷糊糊睡着。日上三竿,醒来一看,除了礼单以外寿礼被偷了个精光。这下可苦了那些衙役们了,县太爷大骂他们无能、饭桶。这时县太爷突然想起了酒宴上能掐会算、连老天爷下雨都能算得出来的朱有福,于是派人火速请朱有福来县衙。

朱有福一听衙役说县太爷派轿子来请甭提多高兴了,心想:我今回礼送得重,说不定有好事。赶紧收拾打扮了一番,迫不及待地去见县太爷。

到了县衙,听完县太爷的诉说,朱有福浑身上下冷汗直冒,哆哆嗦嗦地说:“县太爷,小人酒后胡吹,我哪里能掐会算啊。”再偷偷一看县太爷气得要发狂的样子,马上改口说:

“不过小人的长工王羊倌倒是会算。”顿时县太爷的脸由阴转晴,吩咐道:“不管长工短工,会算就行,快快叫来!”朱有福慌忙从山上找到正在放羊的王羊倌,连哄带骗,给他套上自己那件轻易舍不得穿的出门衣裳,用县太爷的轿子把他抬进了县衙。

县衙里,王羊倌知道了事情的来龙去脉,连声推辞说:“我只会算天有没有雨……”可是县太爷根本不容他分辩,他越推辞,县太爷越觉得王羊倌有两下子,常言道,真人不露相啊。于是盛宴款待,推杯把盏,不知对王羊倌说了多少奉承话。王羊倌从小哪见过这种场面?见到县太爷这么抬举自己,加上这个劝,那个陪,喝了个酩酊大醉,晕晕乎乎地就应下了这件事情。县太爷看到王羊倌已醉,就派人收拾好了卧房,伺候王羊倌睡下,等明天再说。

王羊倌半夜醒过酒来,想起了县太爷的请求,心想:这可咋办啊?想到这,不由浑身冒出了冷汗。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腰上的盐袋子,自言自语地说道:“盐袋子啊,盐袋子,这次可完了。”摸到自己身上穿的朱有福的新衣裳,又叹道:“衣裳啊,衣裳,这次你可把我害惨了,你说我咋和县太爷交待啊!”这时,偷了县太爷寿礼的衙役严代梓正在窗外偷听,他隐隐约约听见王羊倌的话,霎时心里凉了半截。心想:能掐会算的王先生真是神人!

盐

连自己的小名“易上”都算准了,服了服了!

于是推门而入,扑通一声跪下,连声求饶说:

“王先生啊,王先生,念我严代梓上有八十老母,下有学语幼儿,我只是一时贪财,求您饶我一命吧!保住我这养家糊口的饭碗,先生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。”因事发突然,一时弄了王羊倌一头雾水,但从严代梓连声求饶中,机灵的王羊倌明白了个八九成,于是装模作样地说:“算着是你就是你,饶你倒也不难,要保住你的饭碗可不容易,这还得看你自己。”

严代梓连声承诺:“小人听您的,全听您的吩咐。”王羊倌神秘兮兮地说:“你必须用个红包袱,把财产包了,放在孝妇河东岸正冲县衙的那块大石头下,现在是子时,你须在寅时之前办妥,并且三天不出屋门,否则就……”

第二天一早,县太爷亲自去请王羊倌吃早饭,饭后没等县太爷开口,王羊倌就掐着指头子丑寅卯,念念有词,似乎费了好大的劲才为难地说:“这事我算着还有点不大好来,一些事我也不敢直说。”县太爷急切地说:“不妨,不妨,先生但说无妨,有啥说啥。”这时王羊倌说:“我算着这财你不但担不得,还有血光之灾,要破大财,才能免这灾。”县太爷心惊肉跳,心想:可不,要是贼偷东西的时候,被我撞见,还不要了我的命,没命还有啥财啊!

只要保得住命,保得住官,还怕没有财发吗?

马上连声说:“是……是,破财免灾,破财免灾。只要躲过这一关,先生您咋说我咋办。”

王羊倌心里想:你当般阳县太爷五年了,般阳县物产丰富,你搜刮得不少了,得想法让你吐一吐。于是王羊倌面有难色地说:“这事可真有点麻烦。”县太爷一听更觉得大难临头了,连声哀求:“请先生一定给我破一破,破一破。”王羊倌觉得时机成熟,试探着说:“试试吧。你的东西丢不了,你午时到正冲县衙大门的孝妇河东岸,在一块大石头下就能找到。

丢的东西一件不少,还用红布包着,过了午时就难办了。至于破法吗——就是用你的积蓄在孝妇河上修座桥,方便路人,积蓄若不够再让各乡财主捐点。这样,你就过河有桥,升迁有路,办事有贵人扶持,否则,会破财丢官乃至丢命。”县太爷半信半疑地听着,内心很是矛盾:修桥?多年来百姓们一直在盼着,若修桥的话,这几年搜刮的钱财可就全赔进去了。但是又不敢不信王羊倌的话,于是心里就打起了小算盘:先看被偷的东西是否能找回来,若是能找回来,那可就是天意了。午时,县太爷亲自去寻,一看果然不差。县太爷对天长叹:“天意难违啊!看来非得为民修桥了。钱乃身外之物,还是保官保命要紧。”于是孝妇河上就有了第一座石桥,这座石桥大大方便了往来行人和客商。

 

上一篇:

下一篇:

标签:淄博民间故事 >
故事:羊的故事
声明:盐袋子的传说搜集自网络,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
相关信息

相关知识链接

十二生肖

sitemap.xml